世界manual

存存图。
头像by kumo

男友力三十题/CP:魔X陈强/全篇

【男友力三十题】

 

1.倾向一边的雨伞

    从局长办公室到国安局主办公楼大门口的距离并不长。

    陈强慢吞吞地下着楼梯,雨水敲打玻璃的声音并不能使他感到舒服。下雨的时候空气异常沉闷,仿佛一切被凝结了一样。他一边走一边在想这雨大概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差不多该停了。夏天的大雨来得也快去得也快。他今天忘了带伞,虽然出门前魔好像提醒过今天有暴雨,但是他转眼就忘了。

    ……收回刚刚雨能停的话,反正所有事情对他来说都会事与愿违。

    等他到门口的时候,雨已经更大了。

    糟糕了。虽然他是异能者,但也不代表他淋雨冲回家不会感冒。

    再加上他也没有朋友可以送伞……而且最近能卖伞的地方也很远……

    种种思绪在陈强的脑海中开始绕成一团。千丝万缕无法理清。

头痛的陈强在大门口干脆蹲了下来。反正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回家。

    直到最后陈强终于打算豁出去冒雨冲回家的时候,一把伞却出现在了眼前。

    “走。”

    和自己只有些许区别的脸出现在视野里。魔轻笑着把伞驻在地上。

    “还需要我拉你起来吗,陈局长?”

    “……不需要。”

陈强揉揉因为一直蹲着而有些酸痛的腿,扶着墙站起来。

“居然还会过来接我啊。真难得。”

“因为某人忘记带伞了啊。你感冒的话我也不会好过。”

“……用这种理由的话真让人伤心呢,魔。”

陈强微笑着的同时狠狠捏住魔的手。

 

魔是作为他的心魔而诞生的。因为他有想要杀戮的欲望,继而又没能克服自己的心魔,魔就是在那个时候,人格分裂出来了。后来他继任国安局局长这个职务的时候,和国安部的家伙们签了一些人体试验的合同。因为这些合同中的某一项,一直都只是作为他的副人格存在的魔拥有了自己的身体。同时出于保险起见,魔仍然必须服从于他的命令,同时陈强本身所受的伤痛会转移到魔身上。,

——除非是陈强自己解除了这份约定。

“不过完全不可能吧。”

陈强突然轻声呢喃出来。

“嗯?”魔侧头看着他。

“没什么。”陈强把视线从前方转到了魔那边。

雨依旧下得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马路上稍浅一点的坑早被积满了水,雨滴在水坑里砸出不小的水花。

……魔,半边肩膀都湿了……?

视线不由自主就定在了那里。自己这边,除了鞋子以外,身上衣服都没湿。魔手中这把伞虽然很大但把两个成年男子都盖住还是有点困难。

原来是这样啊。

陈强又看了看略微倾斜的伞柄,轻声笑了出来。

然后,稍微抬手影响了下伞柄的位置。

就算做出的行动有什么理由都好,他只要结果就好了。

从前的那个时候也是一样的。

“我们快点回去吧。好饿。”

“……知道。”

 

2.“我一直在这里”

    曾经的某段时间,连续着什么都在失去。

    而对于旁人来说,那只是活该吧,他是被权力蒙蔽的人手中的木偶,靠着无谓的规则所构成的的木偶线挣扎着。

    但是他还是人类。还是会哭,会笑,会悲伤会开心,会因为某些事情而郁闷,也会在痛快的时候诗兴大发。

    就算后来接任了国安局的局长也好。

    依旧没有人可以在国安局的事务上帮助他。

    被毁掉,然后重建,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任务。那段时间是靠着对父亲信念的继承以及自己最后的两个同伴,王彬和张正宇。

    多少次在深夜即使困倦仍然还要继续工作?

    多少次独自一人时忍住想要扼住自己脖颈结束一切的冲动。

    结果到最后那时,张正宇战亡,王彬叛逃。

    不,也不能说是叛逃吧,只不过是战争结束了,拉着女孩子准备找个小地方定居。

    ……只是自己并不想也并不能原谅。

    最后只有自己留在了国安局的心情,谁会理解呢。

    所有人都不在了。

    将寂寞和孤独独自咀嚼吞咽。

    陈强伏在办公桌上,想要闭上眼睛。    

    “……我一直在这里。”

    魔的声音像是幻觉一般,出现在耳旁。

    ——就是幻觉吧。那家伙今天明明去了另一个城市。

    而且,以他那种变态,肯定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就算是幻觉也好。

    能安心就足够了。

    

3.晚安

    陈强和魔是住在同一个房间的。

    国安局最初有考虑过宿舍,但个人有个人的习惯,一个宿舍也不是很好的选择。

    陈强的选择是郊外的一所房子。离现在的国安局有点远但交通很方便。

    魔对一切都无所谓。以前他们共用一个身体的时候,魔对于他做出的任何欺辱的言行就持无所谓的状态。自然房间这种小事也无所谓……吧?

    实际上,正是因为以前两人是共用一个身体,陈强购下的房间只是普通的两室一厅,除去一个卧室,另外一个是仓库。现在,变成了两个人共用一个房间。魔也提出过换个房子。不过出于年年飞涨的房价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因素,至今还是没有换过。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初陈强为了图舒服买了双人床。

    “我洗完了。”

    陈强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魔从书中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拎上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

    居然在看书啊。

    陈强有点好奇。那本书封面看起来挺小清新的。他从来不知道魔有什么正常的兴趣。难道魔闲的无聊的时候不是去大开杀戒……不对,他作为保卫国家人民幸福安全的国安局局长怎么能这么想呢。陈强坐到床边,拿起刚刚魔在看的书。上下中华五千年虐杀刑法详细记录……果然,魔还是处于变态的范围之内没有改变的。

    要是魔会看文艺范围的书的话整个世界就不会有正常人了吧。

    陈强头上一挂黑线。

    浴室的门是在卧室内的另外一端,是那种落地的滑动玻璃门。魔进去以后好像没有关紧,丝丝热气飘了出来。也因为是玻璃门,其实是可以看见里面有什么的。里面的人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魔低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毛巾我忘了。麻烦拿一下。”

    ——魔虽然是个变态,但他不在战斗时候的话还是会讲礼貌,比较绅士的。

    “我拿进来了。”

    都是男人怕什么。本着这种心情陈强直接把玻璃门一拉把毛巾递了过去。

    “身材不错啊少年。”

    明明都是一张脸。魔的身体也是从他的基因中制造出来的。为什么感觉魔身上的肌肉比他多呢。

    “你这样闯进来和我光着出去拿实质上是一样的。”

    魔很淡定地接过毛巾。

    浴室的光和卧室不同,是偏橘黄色的灯光,这是非常暧昧的色调……在某些时候会引人犯罪。

    尤其是其中一方全裸的时候。  

    “好的那我出去了。”

    不过另外一方更加淡定。陈强扫了一眼魔,一边忿忿不平一边出去后把浴室门重新关上。

    没有工作不在办公室熬夜的晚上是很少的。陈强也交给了魔很多需要“解决”的人和事让他去处理。如果不是玄界和尘世最近都没什么动静,他和魔是很难出现像今天晚上睡在一间房里的情况。

    看了眼那本虐杀大全,陈强拿起来放到魔的那半边床,自己则拿了平板钻进被子继续处理一些报告。

    “果然实际上都不安定啊……”

    陈强扫着自己的亲信在分区送来的报告,国安局重建没几年,想夺权的人其实并不少。要稳定这些人也是他这个局长所要做的事情。毕竟国安局不像事务所或是绿党,有着强大的实力以及自由的环境,国安局被压在政府之下,外人看来只是条走狗而已。

    要处理的事情比起国安局刚重建的时候也只多不少。非常头痛。

    “……最快捷的解决方式就是全部杀掉哦。不过还是全部利用起来吧。就算只是蛆虫也是有用的嘛。”

    “说得倒容易啊。”

    陈强不禁叹气,把手中的平板塞到魔手里。

    “既然一时解决不了那就先放着吧。你明天还有很早的会议,早睡。”

    “是,是。那我先睡了。晚安。”

    “……晚安。”

    魔突然凑上来,眼对着眼,唇对着唇,印下轻柔的吻。然后,道上晚安。

    陈强愣了好一会,直到魔也钻进被子的时候才回过神。

    非常平静,却在一瞬间让心灵安静下来的吻。

    不同于以往的夜晚的晚安吻,这样子感觉也不错。

    “有点意外……”陈强呢喃着躺下来。魔把灯啪的一声关掉,整个房间陷入了漆黑之中。

    虽然夜视能力并不差,黑暗中也是绝对可以看到对方的脸,但是并不想转过去。

    魔那边也是一样。现在是背对着背的状态。

    “那么,晚安。”

是从魔那边传来的声音。

“——晚安。”

 

 

4.读心术

    “——早就该明白不该答应的。”

    为了躲避炎炎烈日而躲到树荫底下的陈强突然冒出这句话。

    魔听到他的话,保持着笑容发出意味不明的单音。

    一个良好的婚姻也是保证国安局探员战斗力的重要指标。叶晨,陈强的下属,虽然姓叶但是和叶家没有任何关系,国安局A级探员,陈强教忠实信徒,有女朋友。唯一的缺憾大概是恐女症……大概。

    因为只要有女性单独和他接触他就会起荨麻疹,但是这次的谈判对象(兼女朋友)的老巢却在游乐园深处,鉴于同事们有事的有事谈恋爱的谈恋爱,叶晨只好把目标投向局长。

    ——拜托他和自己一起出来,到游乐园。

    因为快到七夕,游乐园里小情侣比比皆是。陈强表示自己早已被闪瞎狗眼。

    魔的话是因为刚好有时间,被他拖了出来。他可不想自己一个人被情侣闪瞎。

    虽然魔大概是永远都不会闪瞎的类型。

    就像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魔换了下发型看起来比较严肃正经帅还带了墨镜罩住了那双墨黑的眼珠,有几个女孩子正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对象正是魔。

    “你要不要吃冰——”

    “陈——!”差点叫出局长的叶晨拉着他女朋友(实际上是被拉着)跑到陈强面前,“我们回来了!”

    “要吃冰淇淋吗。”魔淡定地说完,“我去买。你们也要吗。”

    “啊晨。”女生拉了拉叶晨的袖子。叶晨见状只好举手,“魔我跟你一起去,你要吃什么味?”

    “焦糖!”女生的眼睛发亮。

    魔扫了陈强一眼笑着没说话,然后就带着叶晨到冰淇淋车那边去了。

    过来的时候,魔手上多了两个甜筒,他把香草的递给陈强,这正是陈强想吃的味道。

    “魔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有读心术。”

    魔伏到陈强耳边说道,吐出的气息让陈强的耳朵红了一片。

    “那么,接下来去摩天轮?可以从最顶端看到全区的风景哦。”

    感觉今天魔好像可以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啊。

    

    ——读心术什么的,有点犯规啊。

5.“只要你要。”

——只要你要,我便可以献上整个世界。

6.过马路时轻轻扣上手腕的那只手

    “我去买点吃的。”  

    “一起去。”

    两人的行动通常都由这种平淡的对话开始。

    交代重大的事情的时候也好,像这种日常琐事的时候也好。

    ……虽然确实是这样的,但更多时候接下来就是陈强说一大堆,魔应和两句。

    在分裂前这种现象更明显,更多一些,分裂之后,这样倒是变少了。

    是不是因为魔拥有了自己的肉体呢。

    最近的超市在大马路之外。稍微有点远。夕阳的余晖一点点的消失,橙色的天空逐渐染上普兰和深紫。街上的行人的也在减少。三岔的路口,那边就是超市。霓虹灯已经亮了不少起来,宣告着城市即将进入夜晚。

    陈强摸摸自己口袋,掏出张纸,是刚刚路过其他办公室的时候,一些女孩子要求他帮忙带的一些零食的单子。国安局的探员中女孩子并不多,男性在除去战斗和训练的时候都会比较让着她们。陈强想着反正顺路也就答应了下来。

    “魔你要吃什么……咦,那个饼干出新口味了。”

    陈强绕到魔身后,把魔正在看的饼干扔进购物篮里。购物篮差不多快装满了。

    “就这些,去结账吧。”

    回去的时候,过马路时恰好是人行红灯。这个路口的人行红绿灯时两红一绿,红的时候很长,一旁遇上红灯的人都有些不耐烦。

    “走吧。”

    魔嘴角挽起奇妙的弧线。

    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魔的手突然扣上陈强的手腕。

    动作并不大。

    初冬的丽都已经泛着不小的冷意,魔的手指传递过来小小的温暖。

    被那样的温度稍稍模糊了头脑。陈强微微把头偏向了另外一端。

    只是,耳尖微微红了起来。

7.留有余温的外套

 

8.肩膀

“肩膀借我一下。”

陈强随手把魔扯到身后坐着,头一仰就靠上了魔的肩头。

“报告中越来越多的麻烦事了。国安局作为国家组织还是头肥羊呢,他们真以为自己能一口吞下吗。”

陈强把报告点出来投影,反正办公室只有他和魔,门也是经过了三层加固,探员过来的时候也会提前通过内线电话告知。

“自不量力吗?”魔指向其中一个点,“这里,在积蓄着力量,而且还不小吧?”

“……的确。”

陈强正在想着关于那个地区的资料,却感到自己的肩后一凉。是T恤后面部分被稍微拉下了一点。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嘴唇离开不过几秒,又再次靠上去,狠狠地咬了一下。

白皙的肩头留下了红印。陈强皱了下眉,刚想告诫魔不要瞎玩,就感到身后的人突然没了更多动作,仅仅是把自己拉了过去,让自己靠在肩膀上。

“让我也帮下忙?我的肩膀可是很坚实的。”

……虽然知道只是调笑。

但那个瞬间心脏还是稍微漏跳一拍。

“然后,这个是印记。”

从他仰头的视角,刚好对上魔溢满笑意的墨黑双眼。

9.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他和魔之间总隔着一层薄薄的膜。

    将两人之间,划出恰到好处的距离。    

    魔就是恶魔,是因为他从前在“陈乃衡”的儿子和“陈副局长”的下属两个身份之间强制不断转换的恶果,是他的心魔,亦是欲障。

    他本性猥琐,喜欢看美女,泡MM,那是他所向往的生活,但是魔与他相反,六亲不认,毁灭他一切不喜欢的东西,变态好战无耻强大。如果魔能多一点对政治的欲望,他绝对是国安局最好的领导者。

    ——但那不会出现。

    陈强不会让魔登上这位子,而魔对一切根本无所谓。

    那位距离感自魔诞生以来就一直存在着。

    他隐约知道那是魔想要的结果。

    在未经历蓝家叛变时,他的优柔寡断一向都会影响战斗,只有拥有这份距离,那才能像现在掌控魔。

    现在其实挺好的不是嘛。

    超越那个界限的任何结果都不会是他所想要的。

    因此保持现状就好了。

    国安局需要的时候是一位能领导他们的局长,而不是一位心中仅有冷漠和杀戮的战士。

    他和魔的分工很明确。

    虽说魔当政客的话会比他更好……吧?

    ……完蛋了,陷入了新一轮的迷茫了。

    

10.指尖

    有的时候陈强无所事事,目光就会漂移到一些奇怪的地方。

    比如,魔的手。

    但是如果直接的说很好看,那不就等于间接说自己的手好看?

    为了让自己的思绪回复正常,陈强通常会在此时淡定的捧起一本火辣的playboy。

    ——尤其是指尖的部分。白皙光润,为了不影响战斗指甲也修得十分整齐。

    总之很好看。

    被那指尖触碰的地方会感到泛上一丝不明的热度。

    也能稍微感受到一点,魔并不会外露的寂寞。

    是他的误解也说不定,但正是那一点点的寂寞,让他才感觉到拥有了自己肉体的魔真的是人类这一点。

    因熬夜产生的困意涌上来,在合眼之前的瞬间,看见魔的脸上的笑意,是没平时嘲讽的,含着一点不明情绪的弧度。

11.背影

    如果总凝视着一个人的背影,就会发现自己与那人的距离越来越大。

    幼少期是父亲。

    青少期是郑和少帅。

    再稍微长大一点时,除了少帅,还有国安局的其他人。

    自己的搭档刘晋,王彬,王冉哥,张正宇,还有作为“副局长”的父亲。

    内战之后,是国安局最后的三人中除自己以外的王彬和张正宇。

    圣战之后,连可以注视之人也已全部消失。

    前方是虚无一片,连未来也早已一并碎裂。

    “怎么了,陈局长?”

    两人一起出来执行任务,是解决潜藏在游乐园里的影魔。因为影魔似乎是晚上才会出来,两人决定先侦察地形。在去买汽水的时候,魔突然拽住了陈强的手。

    “……没什么。”

    陈强并不打算回答自己失神的原因。

    “我们原本就是一体,在我面前撒谎有用吗。”魔干脆的发动能力,让自己和陈强都处于“隐”的状态之中。

    “真的没什么——!”陈强狠狠地甩开魔的手,低声回答道。  

    有些事情是永远也不会想去告诉魔的。

    他害怕已与恶魔签订契约的自己坠入更深的地狱。他已经舍弃了足够多的东西,再多一点,也不可能让自己安心了。即使是他,也有是有自己崩溃的底线的。

    底线之后,是魔愿意看到的情况,那份契约可以解除,因为崩溃并不意味着死亡,而只是意识被困在永恒的牢笼里。

    “不可能。”魔强硬地捧起他的脸,“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了解,因此。”

    他顿下来。

    “如果前方什么也没有。”

    语速放慢,变为一字一句。

    “那•就•只•注•视•着•我•吧。”       

    接下来,是丝毫不意外的交换呼吸的动作。

    “我们不是捆绑在一起的吗。”

    魔嗤笑着。

    陈强不知为何,也跟着笑了起来。

 

12.“没关系的。”&13.只有你能坐的那个位置&14.一如既往&15.呼唤你名字的声音

    动乱的程度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陈强也消失不见。

    魔皱起眉,一脸的不耐烦。因为陈强不在所以是他暂时管理混乱的国安局。

    前几天发生了叛乱。是一直以来在觊觎这局长位置的人领导的。虽然他及时出现镇压了下去,但仍出现了不小的伤亡,并且陈强在混乱中失踪,同时各地也传来了叛乱的报告,要处理干净可不是一件简单事。

    ……倒不如说是相当麻烦。

    陈强受伤估计倒是没受伤,毕竟他们之间还有点感应。但是一时半会找不回来是肯定的。

    一边进行安抚工作一边派出人手寻找那家伙吧。

    国安局本就破败的大楼因为这次的战斗更加破败。院里的月季早已败落,只有松树还勉强做到绿意犹存。跨过崩落的碎石,踏上裂开的楼梯,魔踩着长靴在瓷地砖上发出哒哒的声响。局长办公室在最顶层,不过也没费多少时间就到了。毕竟这栋楼也只有六层。

    尽管现在不需要敲门而且他在之前也不需要敲门就可以进去办公室,但在被划出深深的痕迹,几乎要变成两半的门前凝视了一会,魔才伸手推门进去。

    办公室内部倒是没什么变化。有只小型家用机器人一直被放置在这里没人管。每日这只机器人都会打扫一遍办公室。只是一些难以清除的污渍——比如血迹——还留有一些残影在各种角落里。

    那里面大概也有陈强的血迹。

    揉揉稍微有点发痛的太阳穴。魔看向办公室里唯一一把椅子。

    他拥有肉体后,陈强也一直没有为他配置椅子。原因大概是想让他认清自己的地位吧。有了肉体也并不意味可以作为真实的人类活着。

    ……不过那也无所谓不是吗。

    坐到自己惯常坐到的桌角上,拿起桌上的苹果随手把玩着。这是他在陈强桌上每天都会放的,如果他不在,他在小机器人内输入的程序就会驱使小机器人在陈强桌上放一个。一忙起来,陈强永远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需要吃饭。不过陈强不是很喜欢吃苹果,尤其是他放的。

……嘛,他也只是想看陈强无奈的神情而已。

脑中的回忆飞驰奔腾。最开始那段时间陈强还不知道是谁放的苹果,看他有点迷惑又挺谨慎的把苹果锁进抽屉就挺有趣。

魔的眼角余光,最后定格在了桌上的一张合照上。

是国安局全体合照。

……也有他。

 

陈强从昏睡中醒来。

这是他来到这个陌生地方的第三天。很显然这不是中华大地上的土地。四周的建筑是自己从没见过的风格。有点象以前一个女下属挺喜欢的洛可可风格,但是大部分又并不像,混了现代建筑的风格进去。

街上行人行色匆匆,一切都笼罩在阴暗的薄雾之下,所有东西他觉得都不太对劲,但具体又说不出来。

——然后,他终于发现原因了。

所有人,都把他当做透明人对待。

检查了一下,发现隐的能力一直处于最大化的状态,而他自己却不知道,同时还不能关掉。那一系列的和国安部的合同中也有关于能力检测的仪器,他右锁骨的骨钉就有这项功能。

“糟糕了呢。”

平日里的完全隐身,并不是最大化的能力使用状态。最大化——就是现在这样。

无人注意,无人倾听,无人交谈。

仿佛丧失了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权力。

将自己的存在彻底扼杀。就像鬼魂一样。

……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还有十分重要的东西在原来的地方。

陈强站在十字路口。四周行人依旧只专注的眼前的路,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之中悄无声息中多出一人,几缕微弱的阳光从天穹射入,融入薄雾之中。

他忍不住嗤笑,虽然并无对象。

“要死也在死在自己的国家的土地上啊。”

 

“魔大人。”

陈强的下属,A级探员安镜生一赶到会议室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局长恐怕现在并不在这个世界上。国安部那边刚传来资料,显示局长的四维坐标,并不属于我们现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点。很可能……”安镜生忍不住吞了下口水以平静自己的心情,“是进行了时空穿越。”

“……这样吗,我知道了。资料放桌上,我自己看。”魔放下苹果,拿过资料。

一般来说,进行时空穿越的话,基本都没有活命的可能,但如果是叶世羽或者柳青岚这种超神级的家伙倒是能平安无事,就连这个地球上最厉害的人——圣子蓝幽明——拼尽全力也仅能将时空撕裂。

陈强……但是的确还活着。

他的心脏还在跳动。陈强如果死去他也不可能独活。因此陈强是撞上了那兆分之一的可能性。

既然还活着,找回来就好了。

他的生命之源仍在陈强的体内,这也是当初国安部的实验中用于保证魔的战斗力的一项。

“我们已经在试图和那边取得联系。”安镜生的女朋友兼原同事苏沫沫冷静的推了推眼镜,“以吾等之技力,想要……”

苏沫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

接起电话,苏沫沫似乎得到了令人高兴的消息。

她抬起眼,示意道:“我们已经可以与那边进行交换,但,因为我们的体质恐怕都不合适,需要您亲自过去接陈局长。”

魔听罢,想了会挥手示意他们全部出去,让他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

亲自吗。

只怕国安局这边没人镇压住,重新起了动乱。

仔细的思考了一下,魔慎重的下了决定。

 

“有点冷啊。”

成为透明人并不意味着他感受不到温度。陈强呼了口白气出来,看着它迅速的消失了。这边已经是秋入冬的时候了。那边发生叛乱的时候是夏季最炎热的时候,他只是穿着一件T恤。他们这些战斗的异能者因为大量的锻炼对寒冷和炎热有一定的抵抗力,但长期这样也撑不住。

这边似乎在秋季有非常盛大的节日。合家欢聚,其乐融融,就像中秋一样。母亲和父亲带着孩子逛夜市。

……他可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

母亲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究竟是因为难产呢还是其他原因,父亲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至于父亲,整日忙于国安局的事务,之后更是被权力蒙蔽了双眼,他也因此人格分裂。但他从来不是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现在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了呢。

这个世界十分美好。战争极少,权力政治斗争也不多,人民安居乐业,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理想国。如果是最开始的他的话,一定会想在这里定居吧。

小店,街头巷尾,到处都挂上了寓意幸福的风信子。有的地方是风信子样的风铃,清风过堂便铃声满耳,有的地方是风信子样的装饰物,亮晶晶的十分夺目。

真的是十分美丽的世界。

依旧站在路口的陈强,想了想,向着自己很少去的公园的方向进发。

……听说那边的车站的最后一班车可以通向其他的世界。

去试试吧。

——不管怎样,他还是想回到原来的世界。

没有了能时时刻刻见到的人,稍微,有一点寂寞。

陈强捂住自己的心口,带着淡淡的涩味嘴角挽起弧度。

前面就是那个车站了。

 

“……陈强。”

 

以为自己听到了不可思议的声音,而不敢回头。

害怕那是幻觉,一回头就会消失。

“陈强,我在这里。”

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低哑,算不上有多磁性,但是是令人落泪的熟悉。

因为那也是以自己的声音为模板,制造出来的声带发出的。

“回头。”

手被突然挽住。

“没关系的。”

直到听到这句话,陈强才轻松下来呼出气息。

独自一人的世界过于可怖,幸而有你同行。

……他在这之前,这样的想法从没冒出过。那时感觉魔仅仅只是他的副人格,任他辱骂驱使也是理所应当。就算拥有了实在的肉体,也只是恶魔拥有了实体的感觉。

而现在,他第一次感受到魔的存在是真实的。

……感受到了在这不断失去的人生之中的难得的幸运。

陈强稍微有点犹豫,然而还是转了过去。对上的是魔墨黑的双眼。

他有多少次又多少次期盼着自己危难之时有人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伸出援手呢。

魔和其他人不一样,和国安局那些后辈,和古云不一样,和事务所绿党的人都不一样。

这曾是自己的身体中存在的另一个灵魂。

比谁都要了解自己的另一人。

“谢谢。”

唯有道谢是最容易倾吐的言语。

“直接回去吧。”

魔仗着鞋子加制造肉体时微妙的误差的身高差揉了揉陈强的头。

但是,陈强意外地没有炸毛,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搭上了魔的手。

“那么快点回去吧。”

只是轻微地,吐出字句。

 

“原来车站真是两个世界的日常通道啊……”

陈强看着报告苦笑。有的不同的世界之间会因空间的相对稳定性而保持着长时间的连接状态。国安局的大楼的修复工程已经进入尾声了,月季也盛开了。

“魔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处理的很好嘛。干脆局长这位置让给你算了。”

陈强一边随口开着玩笑一边视察完了所有的战后情况,

最后,是局长办公室。

陈强的目光刚投到办公桌的时候,魔开了口。

“那是只有你能坐的位置。”

“是吗……”陈强怔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谢啦。”

“不用。”

 

夏日的气息吹进了办公室。

今日也好明日也罢。国安局今后也会一如既往的平静下去吧。

生活仍在继续。

16.永远只谈论你感兴趣的话题

 

17.分享围巾

 

18.毫不吝啬的夸奖和奖励

 

19.默契

 

20.最拿手(也许唯一拿手)的那一道你爱吃的料理

    陈强和魔两人做饭是抽签制。

    谁抽到谁做,就这样简单,不过最近魔的运气比较差,几乎包下了一个月的伙食。

    而且魔的手艺特别糟糕,比起至少有生活能力买菜做菜独立生活基本无压力的陈强,魔做的饭菜一般来说都是黑暗料理。

    但是,不论多少次。

    陈强最喜欢的那道菜,永远不会出差漏。

21.信

 

22.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23.安静的倾听者

 

24.桌子上每天一个神秘出现的苹果

 

25.因为你而留下的细小伤痕

 

26.贴在皮肤上的柔软的嘴唇

 

27.比你还要了解你

 

28.索取和给予

    

29.平淡却令人惊喜的礼物

    最惊喜(惊悚)的大概就是在自己已经不记得生日的时候,同居者递上了装在红色绒布盒子里的铂金戒指。

30.ALL FOR YOU

    ——我的一切都归属于你。生死与共,荣耀亦同。

                                                  题目from@床头跪


卖的是CP向的安利。

CA10来买了我安利的妹子你们还在吗!!!!好想要repo!!!!

……虽然我写的很渣啦(´・ω・`) 

但是还是想要|・ω・`)

下次我就会卖原作全员安利了!!

发个预告大概是在晋江写全员向文。

本三十题里没有写的都是图ヾ(o・ω・)ノ 

最后一句话,真的想了很久,也非常喜欢。

陈强麻吉天使Ψ(´▽`)Ψ 



评论

© 世界manual | Powered by LOFTER